几回魂梦与君同

可以叫我浮游
混的圈子很多,游戏,动漫,少量电视剧,粉的人也多
闲的慌,经常多管闲事,看到ky直接上去踹

糖薛.上.动心

糖薛上

动心

我本来想写沙雕的……结果这是什么玩意儿……呐,我写了的! @泪水收割者



阿糖表示很慌,并有一肚子的mmp已经骂出了声。

事情是这样的……

认为自己可以对抗命运的糖族少年阿糖,在与一堆同伴来到一位人家后,鼓励大家勇敢出逃,与命运作斗争,只不过大家都没搭理他,毕竟在他们认知中,他们生下来就是要被吃掉的,才不想出逃。阿糖没法子,只好自己一个人从同伴身边跑走了,开始了他的冒险生活,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被主人找到。

可,就在他将要见到光明时,变故出现了,一阵强光过去,他就来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世界。

这个世界没有大白兔,只有桂花糖一类最原始的糖种。这里没有机器和高楼大厦,只有淳朴的人力畜力和亭台楼阁。这里没有各种高科技,只有各式各样修道之人。这里没有……骗哪家糖呢这里明明还有爱吃糖的人妈妈救命!


人生地不熟的,很多东西他都没见过,逃跑起来总是那么吃力。阿糖认为这一切糟糕透了,他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。直到有天……


那是阿糖第一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,桃花眼微眯,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,恣意盎然,一派少年风流,一身明黄色服饰将他衬得更为亮眼,仿佛是世间最耀眼的存在。


阿糖一时间看呆了,被他轻轻拿起也不知道,移至嘴边,被那人的舌头舔舐一下,这才回过神来,整颗糖都滚烫滚烫的。

恍惚间,他听到那人对他笑了一下,至此,他下定了决心,要做一件糖族基本上没人能做到的事——修炼成人,然后给这个人一个拥抱。

阿糖奋力睁开了那人的钳制,向一溜烟地原处跑了出去,到了街边最远处才停下来又望了望那人,将刚才从他友人那里听到的名字——成美,默念三遍,这才含泪离去。


解脱四

解脱四

这几日,我像疯了一般往回赶,说不清为什么,可能,是希望早点回去看到两位老人的尸体,这样,就能早一点杀了薛洋,斩了这段孽缘,也便再无愤恨。


他该死。


可是……为何明明他这几日一直跟在我身边,半步不离,我只是装作看不见他,却无法下手呢……晓星尘啊晓星尘,你还抱着对他的幻想吗?你明明最清楚了,他是怎么样一个人,这种事情他绝对做的的出来!可是你,居然还是因为自己的私情而下意识的不敢去杀他……那可是两条人命啊……


我最终还是没有下得了手。

薛洋……又骗了我。


回到两位老人住所时,我才意识到薛洋又骗了我,两位老人还是之前那样,慈祥,硬朗。也不是凶尸,而是活生生的人。


看到他们,近几日的紧张与愤怒被庆幸替代,整个人都放松下来。如果说,对薛洋的欺骗不生气,不伤心,那是骗人的,但是此时此刻,我的感情是在太多,太乱,有对薛洋并没有杀害两位老人家的震惊和高兴,有对薛洋欺骗的伤心愤怒,有对自己没有在半路就杀了薛洋的庆幸,以及……因为以前的事就误会薛洋的愧疚。

是的,我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,竟是错怪了他……这个认知仿佛一盆冷水浇在身上,浑身都在发抖,不可置信地转过头来看着薛洋,颤颤巍巍的对他道“你……你又骗我……”


少年熟悉的嗓音想起,说的,也是我很熟悉的话语“是啊道长,我就是在骗你”少年展露出一个笑容,仿佛是世上最美好的存在,而不是那个喜怒无常,视人命于草芥的恶鬼,但是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,都像一把刀子,扎的我体无完肤“为什么我骗你的你都信了,我没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?”说完,少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,缓缓倒了下去,我就这么看着,一动不动,好似魔怔,还是两位老人惊慌的喊声叫醒了我,这才把他抱到屋中床上……不得不说,真是太轻了。


大夫说,薛洋只是劳累过度,但是因为旧疾复发,身子骨早就撑不住了,恐怕能不能活下去,都是个问题。

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接受这个消息的,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面对薛洋。他的一身伤是为我,那条断了的手臂是为我,那双空洞洞的眼眶也是为了我,就连现在,他的过度劳累也是为了找我回来,而我还误会了他……但是他是薛洋啊……他为什么是薛洋呢……


比起之前,我现在更想一走了之,但是我不能。薛洋随时都有可能出状况,我不能把他扔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。


我开始照顾他,开始在他昏迷时为他小心翼翼打点一切,开始在他昏迷时拉住他的手为他传送灵气和温暖。

但我始终不敢正面他,我是个胆小鬼,怕多做些什么,就会打破这份表面上的平静。


这样……挺好的。


糖薛.序

这是一个丧病的新脑洞233333 给@泪水收割者


可能是个新cp23333

序章,大概就是设定给你看看……不好的话我就改改


糖薛

糖之国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,每天,都有大量糖糖从这里流出,流到各个地方,然后被人吃掉,这听起来有些残忍,但是对于糖糖来说,这是宿命,不可改变的宿命。


但是有一个糖糖不相信这所谓的宿命,大家平时都叫他阿糖,他不是什么名贵的糖,只是一颗普通的大白兔,但是,他很精神,全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奶香,可能是别人的两三倍吧。


阿糖就这么平凡又不普通地活着,他深信他绝对会拜托宿命

“我是不平凡的那个!我才不信什么宿命!!!”

然后被一脚踹倒“瞎bb什么中二孩子”


终于有一天,阿糖有机会离开国家,他知道,他的机会来了。


解脱三

解脱三

我爆字数了……前面两次加起来都没有这一次字数多也是可以的……


就这么一路向西的走着,虽然在这几天里,我还是会经常想起薛洋,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,想他究竟为什么要复活我,想……我是不是对他真的那么重要……


但是其实我明白,想这些……又有什么用呢?拿手轻轻附上那双原本属于薛洋是眼睛,一下又一下,摸着摸着,放声大笑。晓星尘啊晓星尘,你这辈子,可就是毁在薛洋身上的啊,你居然还在想他,还在对他抱有这种本不应该产生的感情,你可真是……不自量力啊……

我和薛洋不会……再有关系了,之前的一笔勾销,现在能避就避,未来,便不要再有交集罢……


但是,他还是不肯放过我,放过自己……

在我离开老人的第七天,我又再次看见了他 身上还是能件破破烂烂的衣服,但是收拾整洁了不少,神色,比起昏迷时,不,比起他以前,竟更加癫狂。

他就站在那,恶狠狠的摇晃着一位过路人的肩膀,“那位道士呢!他在哪!你要是不说我就杀了你!”


……他果然还是没有变。


我完全可以就这么走掉,毕竟一个瞎子,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隔着这么远感受到我,但心里仍是不愿的,明月清风虽已死,但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做事不理……果真还是多管闲事啊。


“薛洋!你怎么会在这?”我和他到底还是敌人,再像以前那样,终归不可能了……


“道……道长?”他有些迟疑,终于别别扭扭道“我来找你回去的”

这句话,好熟悉……

“哎,道长小心!嘿嘿,道长,如果不是我的话,你今天可就要被伤到了,作为奖励,我今天能不能再要一颗糖啊,哎?问我来干嘛?当然是来找道长回去的”

……别胡闹,阿洋。

“你来找我回去?回哪?薛洋,别再这样了,再把我们扯上关系什么的好再报复我的,大可不必,各走各的,我不犯你,你也别再我身边继续玩了。”


我知道这话可能有些伤人,但是我不想再陪他玩下去了,只想转身就走。

“道长~你不想知道那两个老人的死得有多么惨吗?”

什,什么……

“薛洋!那只不过是两个普通的老人!还照顾过你,你怎么这般冷血!”

我无法遏制住愤怒,朝他大吼起来。

“因为我是薛洋啊~道长”少年的嗓音还是那么甜,口中吐出的话,却残忍至极,把我的灵魂,硬生生地撕开,却又不肯它就这么消散,让我如同活死人一般承受着这宛如天塌下来的消息

少年的话语回荡在我的心上,久久不去,是了,他是薛洋,他才不是什么我喜欢的,需要避开才不会让他受伤的柔弱少年,他是恶鬼……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!


我不再理会他,而是转身就往回路走去,即使,我的一双手已经攥得死死


吃了吐,玩的6

没办法,谁叫我们不是太太呢……

为薛圈好的人被骂惨,抹黑薛圈的人啥事没有


薛星星:

童车聚聚特么又回来了,我直接就不用字母,指名道姓了,昨晚看到几个帮薛洋说话抵制童车的太太,有的被童车聚聚粉丝撕,有的气的卸载了乐乎,我就气炸了,凭什么啊,她可以把自己说过的话吃了吐,凭什么真粉就要退圈,他说好的退洋圈呢?删的文呢?原来还能放出来?其实根本一开始就没打算退洋圈删文,只是锁了,等风波过去继续回来享受吹捧,而且还是他自己自导自演可怜巴巴说的要退,明明自己作死,弄的好像他是个受害者!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!你开童车你还委屈了?那谁替薛洋委屈?谁为宋岚委屈?一个被你亵玩,一个被你弄的饥不择食,把自己和别人喜欢的角色践踏在自己的欢呼声中是怎么做到的?或者说你是真的喜欢吗?他们是纸片人就可以任你摆布?还是他们只是你吸粉的道具?创作起码对角色的尊重你懂不懂?


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个太太,不过就是蹭着角色热度,蹭也就算了吧,还侮辱角色,你有如今所谓的大佬的称呼,全拜你的角色赐予,如此对待自己的恩人,不知感激,反而倒打一耙?


用自己的同人文,用自己喜欢的角色去传播自己的龌龊思想,教坏社会主义接班人,就单单这个,足够让你恶臭满身,你去小说网写这种试试,就算你是网站大佬,直接就可以把你封号了,有时候真的不要太高看了自己,风太大再飘下去你会摔死!


现在他帖子下的评论,我们为薛洋出头说话的成了施暴者了!那些说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永远支持太太的人我也是笑了,真的,你扪心自问,你看他这么对洋没有丝毫愤怒吗?你们如果只是不想惹事,佛系,没事,但别为那种人说话行吗?你们真的对薛洋有感情吗?他没有写薛洋,你们会去关注他吗,想想自己的初心吧!有人会说我是为了太太才看文的,为了太太才入圈的,好,既然你不是为了薛洋才关注太太,而是本末倒置,那让你太太去原创一个嘛,好不好?不然屈了他的才了,写薛洋同人多委屈啊,写了童车还会被人喷,被人挂,这么委屈,不如自己去原创一个?


还有他站街亲友贴里说,这些抵制童车的人里,本来就和童车太太有私仇,所以故意陷害,陷害什么?我们写了童车,盗了他的号发表了?还是他其实没写,我们编造污蔑他了?这个脑洞可以的,写个文还把你写成明星了,没有明星命还得了明星病,转移话题转移的可以啊,评论区颠倒黑白,抵制童车的人被他粉丝打成了骂薛洋的人,原来,喷你家太太就是喷薛洋?你家太太啥时候捆绑了薛洋,成了他的形象代言人了?我就纳闷了,这么会洗脑怎么不去干传销呢,黑的可以说成白的,洗白666


我朋友都说算了,让他作妖去吧,我们安心吃粮看文,我也一直劝自己要冷静,身边的朋友也劝我冷静,但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,估计是我不适合佛系,而且触及到薛洋我也佛不起来,难道我想撕逼吗,难道我不想我的主页干干净净的吗?挂这个糟心的人和事?都是因为触及了薛洋,我才那么激动,但是现在感觉就我们一头热,我明白了,这世间真的可以颠倒黑白,小透明就算是正义的一方也斗不过太太


薛洋真的对不起,我已经尽力了,该做的我都做了,抵制声明我之前也冒着会被tc聚聚挂的风险发了,但是粉圈真的太冷漠了,别人可以轻易的原谅糟蹋我心尖上人的罪魁祸首,原来大家萌的都是太太,而不是洋你,真的可笑……


还有如果想和稀泥的,就不要来我帖子下发言了,点开主页不是杂食党,就是聚聚粉装路人,你说你又不是洋粉,又不专一薛洋,别装了行吗?累的慌,萌你的太太去吧,你们看热闹的原谅的可真容易,当然没有触及到你们心尖尖上的人

解脱

辣鸡周更文手又开始更辽……

私设洋洋复活道长的地方在别处


解脱二

抱起他的那一刻,我才发现我不知要带他去往何处。义城吗?这些年我虽只有一丝残魄流于世上,却也是有意识的,这些年,薛洋早就把义城变为一鬼城,凡人看到都要避上一避,哪来的大夫呢?


对了,我忘了,义城……早就回不去了啊。


甩甩头把杂念抛出,现在最重要的是给薛洋找大夫,而不是在这里感慨。


也算幸运,没走多久就看到了一户人家。敲了门,只有两位老人家,老人淳朴,不知什么明月清风什么十恶不赦,只知道看见我怀里的浑身是血的薛洋,也没多说,直接邀进屋子,开始忙上忙下,帮着擦去身上血迹,帮着为他包扎伤口。末了还拉着床上人的手,泪眼婆娑地对我问:“这么好的小伙子,究竟遭了什么罪哦”


好……?薛洋?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,我不能告诉他们,这个床上的人是个坏蛋,他这样完全是咎由自取,我不能。


我在老人家里叨扰了三天,薛洋还是没有醒,我也不想再等他醒来了,我还是不能面对他。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他,那么安详,两位老人又那么淳朴,肯定能照顾好他,那么就这样吧,挺好的。


再三嘱托两位老人好好照顾他,我就离开了。我不知道去哪,但是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为家,我只要避开薛洋就好,去哪于我来说,又有什么两样呢?

这样……对两个人都好吧。


他解脱了,我也解脱了……


解脱

尝试当文手,周更,道长视角。


我复活了……被我的仇人。
我能看见了……也是我仇人的眼睛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复活我,是为了继续折磨我吗……

我暗暗自嘲,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,什么想法都没了,只剩下不由自主的心疼。
我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他——浑身是血,一条手臂被人砍了下来,一双眼睛也已挖给了我,只剩两个黑黢黢的空洞,往下不停的流出鲜血,形成两条血痕,没有意识,已经昏了过去。
印象中的他,神采飞扬,一派少年意气,何曾如此脆弱。

看见仇人这样,不落井下石应该就算君子了吧,可是我做不到……我骗不了自己,我确实爱上了那个义城无名少年,我也确实恨那个夔州流氓薛洋,无可否认,他们确实是一个人,无可否认,我是爱着薛洋的。

真是讽刺啊……我做不到不管他。
将人打横抱起,快步离开。

【乙女向】不敢

其实是语C群自戏233333原创人物√
戴竹笙,江家年仅十七岁的客卿,凭借能够快速探寻人和事物踪迹的本领受邀,性格温柔自卑,稍显死板。




权利与金钱,可能,不,绝对是大部分人的向往,而在这个时代,攀上一个强大的家族或许就是获得这向往的最快途径了。

云梦江氏,乃四大家族之一,多少人都幻想着能和江氏攀上关系,一步登天。
别误会,我并不是这所谓“多少人”之中一员,因为我不曾幻想,也不必幻想。

出生在云梦的我,自小便是听着莲花坞江氏的威名长大的。说不向往江氏,估计不会有人信吧。
说来也是奇也怪哉,戴家算不上书香门第,也不是历代商贾,只不过是偌大云梦之中最普通的人家,不知怎的,出了我这么一个身怀奇技的女子。上天似乎特别眷顾我,一身奇技并没有因出身而荒废,反而在老师的指导下,大放异彩。

但即使是这样,我也未曾认为自己有资格和世上许许多多高手一同站在江氏之中,为江氏效力。

江氏宗主,江澄江晚吟,听说当年世家公子榜位列第五,他的事迹听到我耳朵都磨出了茧子。

这样一个人,当时就站在我家里,说了什么已经记不得了,因为我当时被他来的目的吓到了,不怕人笑话,我当时确实吓呆了,因为这是我从未思考过的未来——成为江家客卿。

后来呢?

思绪回到现在,手指轻点自己脸颊,漫不经心道“后来啊,我就成为江家客卿了啊,”又突然仿佛自嘲般“也可能是成为了当时世家之中年龄最小,也是最弱的女性客卿吧。”

“不提了,这样挺好。”


你还真是烦人,都说了不提了的。

成为江家客卿其实并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风光。在外人眼中,客卿虽然厉害,权位高。但于他们来说,客卿,便是客卿,一个高大的男性客卿与瘦弱的女性客卿,并无本质区别。在内,客卿也是看实力的,你实力强,便又资格去和其他人称兄道弟。

许是性格使然,许是我实在过于无用,亦或者是他们不屑于与女性一起,我可以说是江家客卿之中最不起眼的那个。
不过说实话,让我和他们称兄道弟什么的,我也干不出来。

但是,我却怎么也没想过,自己会对他动心。

……谁?

江氏宗主,江澄江晚吟。

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了呢?不记得了,可能是那天归家时,他坐在位子上静静品茶,抬起头那一刻便惊艳了我整个人生的时候。可能是刚他把我带到江家时,对我轻轻点头,驱散了心中莫名的恐惧的时候。
……但是谁又清楚呢,这种东西本就看不见摸不着。

你……你和他说过吗?

轻笑出声,端起茶杯细细品味。沉默许久,眼中,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,又好像没有。

怎么可能。

小小萤火,怎敢妄图与皓月比肩。

抬起头直直盯着太阳,又马上低下头。
你听过飞蛾扑火的故事吧。
没等人反应,自顾自说了起来。
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呐,就好像明火,而我宛如明火旁许许多多飞蛾的其中一只,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一只。

但是飞蛾还会去扑火,你连扑都不敢!

是啊……我没那么傻,明知道前面是灰飞烟灭之处还要扑过去,我不敢。我敢的,就只是把这事,烂在肚子里,让谁,也看不出来。

语毕,似乎是乏了,轻轻摇摇手表示不想再说,看着眼前人不甘的眼神,既好笑又感动。
我没事,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。真的,不骗你。至少,我现在还能说自己是江家,是他的客卿。

哎,这事别说出去啊,我怕被江家扔出去。



应该完了

开个车真的不容易……我已经被和谐几次了……
图来自百度,侵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