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回魂梦与君同

可以叫我浮游
混的圈子很多,游戏,动漫,少量电视剧,粉的人也多
闲的慌,经常多管闲事,看到ky直接上去踹

开个车真的不容易……我已经被和谐几次了……
图来自百度,侵删

【鬼使白黑】死局

圈太冷,自割腿肉,并不好吃,ooc严重

“晴明大人”白发男子拉开晴明的房门,恭恭敬敬地站着,眉头却紧紧皱起,仿佛遇上了一些困扰的事情。
安倍晴明没有抬头,继续翻着手里的书,好似并不奇怪男人来的目的。“有什么事吗,鬼使白。”即使嘴上这么说,但语气平常。
“我,鬼使黑…晴明大人,你知道他最近怎么了吗?”晴明动作顿了一下,终于抬起了头“怎么会这么问?”“他最近,”听到晴明的话,鬼使白有些尴尬“好像在躲着我”
鬼使白想不清楚,鬼使黑明明总是跟着他,在他后面弟弟弟弟的喊个不停,甩都甩不掉,最近居然一反平常的躲着他…按照之前来说,他明明应该开心才对啊,终于不会有人继续缠着他说一些他听不懂的事情了,可他不仅没有开心,还感到了…失落?
“没有”晴明将鬼使白拉了回来“最近他没有出战,不过你也别想太多,你们是兄弟,他没有理由故意躲着你的”一旁的源博雅忍不住插嘴道“喂,有什么事情直接问他就好了啊”“…嗯”鬼使白点点头,向晴明博雅告别。
“晴明,这样真的好吗”晴明没有回答,摇着扇子注视着鬼使白离开的地方,轻轻叹了口气。
虽说鬼使白已打算问清楚,然并卵,他压根不知道鬼使黑在哪。迎面却撞上了莹草和白狼,本想打个招呼就走,毕竟他还要找哥哥。
“鬼使白大人”白狼喊住了他,“鬼使黑大人现在在最后面的那间屋子里。”白有些讶异,点点头,便要走去。“鬼使白大人…你别再…”“莹草!”白走的很快,快到只能听见莹草和白狼残缺的对话。
白很激动,他很想知道这几天那个男人究竟在忙些什么,居然不搭理他。想到这里,平白添了几分火气,狠狠地推开房门。里面是那个让他心心念念了今天的人,他就坐在那儿,脸色好像比之前更加苍白一些,但是不知为何,一看见他 白心里那股子火气就消了下去,剩下的只有对他苍白脸色的心疼。“…哈啊,弟弟你有什么事吗?”
你说的什么话啊,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!
“你这几天怎么了”“弟弟在关心我吗?哇,开心”“没有!是晴明大人说你最近有些不正常的”(晴明:喵喵喵?)“啊,我没事,不用担心,你快回去吧,过几天我再陪你”
白心里相当不舒服“为什么要过几天!你最近怎么回事?”“我…我没事…咳咳”话还没说完,鬼使黑就扭过头用力咳了起来,大有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的架势。白被他的举动吓到了,小心翼翼地抱住他,黑挣扎起来,十分抗拒,把头埋得紧紧的。
突然,白嗅到了一丝香味,眼睛扫过,在地上找到了香味来源,轻轻捡起一朵带血的紫色桔梗花。“这是…什么?”黑闻言,轻轻抬起头。白懵了,黑的手上 嘴边 甚至是嘴里,都是这些带血的紫色花朵!一看情况就不好。
“这是?”沉默,无尽的沉默“到底是什么?你说吧…”“花吐症”黑终于张口了,一朵朵花儿飘下,煞是好看,但白却无心欣赏“严重吗?怎么治?”“…听说是绝症”白感觉火气又上来了了这就是你最近躲着我的原因?你快死了?”“我…”“所以到底怎么治!”黑的眼睛暗了下来“没治”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会有方法的,对,一定会的…”白开始发慌了,嘴里一直碎碎念。
黑心里很不舒服“其实…这是有救的”“什么方法?”“…亲一口自己暗恋的人”黑脸色越来越红,声音越来越小,用眼睛斜光看着白。白心里升起一股酸味“你,有喜欢的人了?”“…嗯”
白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,更加不爽起来。
怪不得这些天一直不找我,原来是有了心上人……不,不可以,他明明是我的啊,慢慢对我那么好……脸色越来越黑,黑却没有发现,一个劲让他先回去。
鬼使白看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嘴,再没思考,直接堵了上去,开始啃咬面前人的嘴唇,黑越是反抗越是用力,直到黑不再反抗,白才小心翼翼地将舌头深入与其共舞,持续了不少时间,白才恋恋不舍地分开黑。
“弟弟,我们”“我不是你弟弟。”黑的头马上低了下来。
“花吐症,你打算怎么办”思及花吐症,白一下子从刚才那个吻里回神,脸色甚至比刚才还黑上几分。又听见黑依旧喊自己弟弟,更加难受。弟弟!弟弟!在你心中,我只是你弟弟吗!
“花吐症……是只要和暗恋的人接吻就好了,我……已经好了”
白有些发愣。他好了?这说明……理清楚之后,白脸上浮现笑意,十分温柔地拥黑入怀。

看小甜饼的可以止步了。




几天之后。
白再次醒来,从晴明那里走出后下定决心,路上遇上了白狼莹草……
“晴明,你说他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啊,我们一直陪他演真的好吗。”晴明看着地上,“快了……”“什么意思?”晴明从地上捡起什么,仔细一看,一朵带血的双生花正静静躺在手心……

桔梗花语:永恒的爱,无望的爱。
双生花花语:错过的爱

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改名啦哈哈哈
鸣狐锻的,来自小叔叔的爱√